嘿曾经的“懒汉”脱贫了!

◎ 赵卫华 科技日报记者 王延斌 陈曦

臧章建高高的个儿,看上去一脸憨厚。大伙儿每每见到他,或低头走过,或只言片语,背后总会叹一口气:哎,这个“懒汉”!

2018年中,比亚迪被爆出拖欠供应商11亿广告费的新闻,众多广告公司声讨比亚迪“黑心甲方”。与老干妈一样,比亚迪也发布声明称不知情,建议受害方和机构报警处理。

从2016年开始,臧章建所在的董口镇在“扶贫车间”的基础上,推出“一户一案”精准措施。镇干部范庆斌说:“我们根据每个贫困户的不同情况,找准病症,开好药方,逐户建立精准扶贫手册,明确帮扶责任人和具体帮扶措施,实行台账管理,做到了‘一户一案’全覆盖。”

在记者面前,他唱起了自编的小曲儿:“吃不愁,穿不愁,想吃肉就买肉,想吃香来,买香油;想穿新衣,买成品,想抽香烟来盒小名牌。小庭院,干干净,精神爽,少生病;骑电车,卖豆腐,唱小曲,把钱挣。”

从2019年4月份,老干妈广告就开始出现在腾讯旗下手游QQ飞车的宣传中。一直持续到2019年的10月底,QQ飞车手游还在官方活动为老干妈打广告。

腾讯还专门设置了话题#老干妈漂移火辣辣#配合宣传,截至发稿该话题已经有1.8亿的阅读量,讨论18.2万。

我们来看,这半年的时间,腾讯究竟为老干妈做了什么?

目前,曹某等 3 人因涉嫌犯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这也难怪。臧章建向乡亲们赊账,时间长了,大伙儿都不待见他。

各职业战队和职业选手也为老干妈打广告煞费苦心,在腾讯制作的老干妈烹饪节目,一群职业选手开始尬吹。

不过也有人提出了另外的可能,那就是这三个人找了广告公司代理,以广告公司之手骗了腾讯,或者三人以老干妈代理公司的身份与腾讯对接,一般而言广告代理公司和媒体会预先结算,而广告主可以后结算。

比亚迪在声明中表示,“李娟等人冒用比亚迪高管身份,用伪造的比亚迪印章与任何单位或机构签署的合同,比亚迪均不知情,也与比亚迪无关。”

有法律人士分析称,根据目前贵阳警方的通报来看,腾讯公司与老干妈公司的民事案件会暂时中止审理,裁定的执行也会暂缓,等刑事案件了结后再来审理民事案件,届时会根据刑事案件的具体情形,来判断老干妈方面是否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但如果演技拙劣,是腾讯太不谨慎,那就是无权代理,老干妈就能彻底撇清干系,腾讯只能自己找骗子追债。

长久以来,在山东省菏泽市臧庄村,59岁的臧章建给乡亲们留下了“懒惰”的印象:“他整天什么活也不想干,就是‘过一天少仨晌’。”“不缺胳膊少腿,他就是游手好闲,吃低保。”

包村干部也无奈:“不是工作没找对,而是他思想上懒惰,不愿出力。”

这让人不禁发问,腾讯这样的巨头,辛辛苦苦做了大半年的广告,却被三个人轻易骗了吗?

面对网友的热议,一言难尽的腾讯再次出招,腾讯称为了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欢迎网友提供类似线索,准备了1000瓶老干妈作为奖励,并配上了#腾讯千瓶老干妈求骗子线索#的话题。

镇里的包村干部李辉曾找到臧章建,带他到生产假发的“扶贫车间”找点活干。他一看扭头就走:“这是妇女干的活,男的干不成。”细活看不上眼,粗活行不行?他撂下一句话:“这个活重,办不了。”

针对近期有关个别地市普通高中违规招生录取和空挂学籍的投诉反映,陕西省教育厅要求各市(区)教育部门应严格按照已下达的本辖区普通高中招生计划并使用统一的招生录取网络平台组织招生录取工作,落实职普比4:6的政策和消除普通高中大班额的要求。

在昨天的声明中,老干妈称是收到腾讯申请冻结公司财产的文书后才知道这一切。并且于2020年6月20日向警方报了警。

“我们俱乐部伙食很好的,但是我都不吃,我就吃老干妈拌饭。”

截至9月28日,有33家银行年内合计发行了44单小微金融债,发行规模共计3502.8亿元,而去年全年的发行规模为2048亿元。

不少行业人士表示,如此大额的广告合作,审核是非常严格的,流程也是十分复杂的,一般投广告都会有资质审查,也会有预付款这样的做法,单纯地造假公章很难瞒过所有人,没有钱也很难执行。

在比赛直播中,老干妈直接被摆到了解说席上。

根据比亚迪当时的声明,一个叫做李娟的人,和一个名为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公司,伪造公司多枚印章,以比亚迪名义,与多家单位及机构展开广告宣传类合作,比亚迪因此向警方报案。

事实上,历史上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那就是当年引起热议的“比亚迪广告门”。

臧章建动了心思。但真正触动灵魂的,是表彰大会。

他们怎么做到的、图什么

而今晚腾讯食堂“只提供”辣酱拌饭,不知道腾讯的小伙伴怎么想。

西泽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交通银行研究员邓宇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未来商业银行发行小微金融债的力度会更大,特别是中小银行面临更大的资本补充压力,由于普惠金融的考核加码,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对于小微金融债的发行需求也会不断加大。

贫困户与贫困户之间好像“有默契”,更在乎彼此。有的贫困户通过政府帮扶,脱了贫,奔小康了,穿得好,吃得好,无形中给其他贫困户带来压力。原先“同病相怜”,现在人家“捷足先登”,这种比对,有时候比上门做工作,效果还好。

扶贫干部有办法。他们发动了臧章建的本家爷们臧好亮,算是现身说法:“我原先也是贫困户,现在我脱贫了,我一年种一亩菜能卖两三千块钱。你现在吃点盐,你去赊,人家也不赊给你啊,你得好好干,打个工,出点力,勤快点……”

臧章建做豆腐的道道也多。比如,挑豆、打浆、点豆腐、罐笼、解包等,看似平常的动作,包含着很多小心思。做豆腐很辛苦,特别是臧章建一个人干。但他却不敢偷懒,“最怕老少爷们把钱早早预支给我,等着要豆腐。想偷懒都不成。”

从发行期限来看,小微金融债发行期限以3年、5年为主。从发行利率来看,2019年,小微金融债发行票面利率在3%-4%之间。今年以来,其票面利率维持在2%-3%之间。其中,农业银行于4月17日发行的小微金融债发行利率为目前最低,为1.99%。长沙银行于2019年11月份发行的3年期“19长沙银行小微债01”票面利率为3.64%,而今年2月份发行的同期限的“20长沙银行小微债01”票面利率为3.06%,比此前下降了58BP。

还有一个点也值得思考,腾讯为广告投入巨额资金和精力,难道就没有在中途与真正的老干妈公司沟通过吗?

臧章建心里还藏着一件事:“等钱多了,修缮一下院落,找个老伴做帮手。”

强化普通高中新生学籍审核,确保招生计划、录取名单、学籍注册、实际在校就读相一致,严格执行“人籍一致、籍随人走”。强化招生入学资格核查和新生入库查重等管理环节,通过学籍系统,严格核查初中毕业生升学调档,杜绝不符合录取标准的初中毕业生录入普通高中就学。未通过统一录取、违规招收的学生一律不得注册学籍。不得招收省内其他市(区、县)普通高中最低录取控制线以下的初中毕业生,不得为此类学生办理招生录取和学籍转接手续。

一分钱不给,三个人就能瞒天过海,骗了腾讯半年,这种情况很难解释。

贵州警方通报称,近日,接到老干妈公司报案称:有不法人员冒充该公司名义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导致被腾讯公司起诉。

“老干妈真好吃,我们教练就是吃它吃胖的”

还有一点就是,警方口中所指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三言财经推测是指上文提到的老干妈礼盒和热辣风暴套装。

甚至腾讯还给老干妈制作了QQ飞车相关漫画。

还有老干妈的福气袋,满满地装的都是老干妈辣酱。

严禁同时注册普通高中学校和中等职业学校“双重学籍”。

臧章建真会做豆腐:精挑细选大豆,拒绝劣质豆粒,用木材下脚料做燃料,不用添加剂,保持低含水量,使得豆腐保持着浓浓的豆香味。

“我看到老干妈就想起QQ飞车,看到QQ飞车就想吃老干妈”

今年小微金融债发行提速

不得随意修改计划,严禁超计划招生和无计划招生。

邓宇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小企业本身的抗风险能力薄弱,受疫情冲击面临较大的资金问题,监管层对于中小微企业的生存发展给予高度重视,针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推动地方债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其中,商业银行小微金融债的发行呈现爆发式增长。”

臧章建自身的体会,是一种对比:“昔日在代销点上赊个孬烟,都不赊给俺;现在有钱了,脱贫了,吸烟也上个小档次。”“钱是百家宝,走到哪里,哪里好。有钱能籴谷,没钱急得满屋里转着哭。”

(原题为《陕西将严查高中空挂学籍等问题》)

《证券日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发行小微金融债的银行多以股份行、城商行为主。年内发行小微金融债的国有大行仅有中国银行和农业银行两家,另外还有9家股份制银行,15家城商行和家7农商行。其中发行规模最大的银行为兴业银行,共发行了4单合计规模570亿元的小微金融债。

虽然目前贵州警方发布了初步调查结果,但腾讯是否会撤诉仍然是个谜。

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如今,臧章建每天起早贪黑做豆腐,每月都有数千元收入。有钱了,腰板直了,人的状态就不一样。

兴业银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以来,我国小微企业面临生存和发展挑战,纾困小微企业,不仅是银行普惠金融的主战场,也是今年两会期间的重要议题。发行小微金融债逐渐成为银行拓展小微企业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的重要手段。通过发行小微金融债这一市场化的方式,可打通债券市场直接融资和小微信贷间接融资渠道,进一步拓宽小微企业生产资金来源,有效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臧章建想干活了,但干什么呢?

在心底,他真想把豆腐做好。没人想一直落后。

据澎湃新闻报道,老干妈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也正在看警方通报,具体情况记者需要向警方了解。对于腾讯方面是否会撤诉,该负责人表示,暂时还不清楚。

在贵州警方的通报中,警方初步查明,系三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

在扶贫过程中,懒和穷是一对“亲兄弟”。英国作家塞缪尔·约翰逊有言:懒惰和贫穷永远是丢脸的,所以每个人都会尽最大努力去对别人隐瞒财产,对自己隐瞒懒惰。正确的姿态是:治穷先治懒,扶贫先扶智。

这三个人如何骗过法务齐全的腾讯的,答案我们尚未可知。

凡事皆有因果。曾经,臧章建也想好好过日子,但生活的变故、家庭的不幸击溃了一颗脆弱的心。20多年前,母亲去世;10多年前,父亲去世,撇下了臧章建和弟弟臧章俊。弟弟患有癫痫病,时好时坏,吃药成了家常便饭。

不过从公开信息并未查到该虚拟商品价格,因为QQ飞车在宣传文案中指出这些虚拟商品是游戏奖品,用户可以通过游戏对局和集卡活动获得,所以暂不清楚三人从售卖这些虚拟商品中牟利了多少。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老干妈却表示对这一切都不知情。三言财经也未发现,老干妈发布与QQ飞车合作的有关信息。

在另一个视频中,QQ飞车职业选手用方言又夸赞一番。

邓宇进一步分析道,一方面是通过发行小微金融债拓宽资金补充渠道,大力支持中小微企业和普惠金融发展,积极为小微企业纾困,共克时艰;另一方面通过发行小微金融债缓解商业银行资金压力,降低存款揽储的资金成本,优化财务结构,解决商业银行存贷款不平衡的问题。另外,当前债券市场利率下行趋势明显,政策相对宽松,支持力度较大,发行小微金融债的成本较低,抢抓机遇为商业银行提供更多资本补充渠道。

这件广告事件背后,又有哪些疑问有待解答?

臧章建之前有一手做豆腐的好技术,但由于缺钱,再加上物价上涨,搁置了。

在2019年10月底,也就是QQ飞车关于老干妈最后一波宣传中,老干妈礼盒被当做游戏内部掉落品出现,打开礼盒有机会获得游戏内部礼品。

兄弟俩都是50多岁的人了,却因为穷,至今形单影只。生活窘迫,让臧章建一度失去了对未来的希望。

而当腾讯向广告公司要钱时,合同纠纷就发生了,腾讯按照合同找到了老干妈。但这也只是一种猜测,目前没有还证据证明这种推论。

做那么大一个局,按道理讲三人不可能只是为了蝇头小利。

随后,老干妈发布声明称经核实,从未与腾讯有过合作,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从旧物堆里,臧章建翻出了之前做豆腐用的锅、篦子、笼子,都刷洗了一遍,又买了水桶和大盆……短暂的准备之后,“懒汉”豆腐坊开业了。

不过,老干妈淘宝旗舰店的客服却表示,老干妈并未生产、销售过该礼盒。

本以为事情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调查才能有进一步的结果,但很快贵州警方的一则通报让事件更加充满戏剧化。

知乎上也有人分析称,如果骗子演技足够逼真,足够像老干妈的员工,那么属于表见代理,腾讯可以向老干妈要钱,老干妈转手向伪造公章者追回损失。

秋季开学后,组织辖区内教育部门开展逐校排查工作,重点排查曾经发生违规招生和空挂学籍的学校,重点检查学生学籍注册与实际就读是否一致。

9月14日,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2020年1-8月份银行业新增人民币贷款投放14.4万亿元,同比多增2.4万亿元,贷款主要投向制造业、基础设施、科技创新、小微、三农等重点领域。

今日腾讯在B站的官方账号发文并配图“今天中午的辣椒酱突然不香了”。

岁尾的“扶贫先进个人表彰大会”是出风头的场合,戴上大红花的感觉不错。臧章建眼红了:“原先跟我差不多的,居然都脱贫了。”“我心里不是滋味。”

“平时我都是饭配老干妈,不是老干妈配饭。”

预计未来仍会持续发行热度

从外观上看,该礼盒很容易被认为是老干妈官方生产的。但是如果是三人诈骗,也不排除是三人伪造的贴纸和物料,并将其在老干妈产品上使用。

“吃完老干妈的感觉不是辣的,而是有点甜。”

“漂移火辣辣,竞速老干妈”

不知道现在这些选手再看到这些画面,是否会觉得有那么一丝丝尴尬。

东方金诚金融业务部助理总经理李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9月份、10月份为大型商业银行发债高峰期,后期将随着资金及资本补充需要集中落地,供给量将明显上升。在“宽货币”向“宽信用”转变过程中,实体经济逐步复苏,基本面持续走强。但目前监管导向逐步向结构性货币政策倾斜,且地方政府债供给压力仍存,市场仍存一定的流动性收紧压力,短期内债券收益率将延续小幅上行趋势。预计短期内金融债市场将维持震荡行情,且目前金融债信用利差相对较高,票息策略将成为目前金融债交易的主流策略。

虽然比亚迪“广告门”事件目前仍未有定论,但至少确实存在甲乙双方都被诈骗的可能。

有一点要特别指出,公开信息显示老干妈2019年营业收入突破50亿元,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14.43%,上缴税收6.36亿元。但是由于其不是上市公司,更具体的财报数据无法得知。

长达半年的广告宣发时间,难道只是与骗子在单线联系吗?

2月26日,银保监会在通气会上表示,将会同央行研究增加支小再贷款和加大银行小微金融债发行力度,以引导银行增强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3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支持金融机构发行3000亿元小微金融债券用于发放小微贷款。从目前的进度来看,已经完成了九成以上的发行规模。

有手艺就会有饭吃,关键得干。待时机成熟时,镇里从扶贫资金里拿出1300块钱,给臧章建购置了专业设备。

如今,当科技日报记者走进臧庄村后,听到的、看到的却是不一样的臧章建:“他现在能了,赚钱了!”“确实,他变了个人!”

如果腾讯能够和老干妈公司的其他部门进一步核实,是不是会早点发现这一切。

有人晒出了老干妈礼盒的实物,不过三言财经在各大电商品牌以及二手交易平台并未发现该产品。猜测应该只是作为游戏奖品,并不是对外开售的。

腾讯到底帮老干妈做了哪些广告?

初步查明,系三人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

在2019年8月份,QQ飞车宣布将和老干妈进行更深度的品牌合作,在下半年将推出QQ飞车手游限定款老干妈礼盒。

具体来看,今年3月份的发行规模最多,共有13家商业银行集中发行了14单小微金融债,合计规模达1300亿元。

2019年4月26日,QQ飞车S联赛2019年春季赛开赛,作为行业年度合作伙伴,老干妈出现在了海报中。

还有QQ飞车职业选手闽闽友情出演,夸张演技演绎“老干妈的威力”,吃了立刻重燃斗志。

而且,QQ飞车手游还推出了老干妈合作专属套装——热辣风暴套装(7天)。想要获取永久热辣风暴套装的车手,需要参加集卡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