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往知来——跟着总书记学历史重温交大西迁精神

第一观察 | 鉴往知来——跟着总书记学历史,重温交大西迁精神

(新华社记者鞠鹏 摄)

可以看到,在这里,中年危机已被悄然置换,危机的根源不在于对自己身体状况的担忧,而在于对自身经济状况的焦虑。创作者不仅把余欢水刻画成了一个典型的新中产人物形象,并且围绕他刻画了一系列典型人物来构筑其身处的典型环境。比如他的父亲,衣着破烂、形容邋遢、举止粗鲁,只知伸手要钱,暗示着余欢水的劣根跟他的家庭脱不了干系。比如他的妻子,对他没有丝毫爱意,用他的话说,“我知道你不爱我,我知道你心里有别人,跟我结婚不过是看上我的钱,后来你们发家了,有钱了,就看不起我了。”余欢水的家庭没有亲情与爱情,纯靠金钱维系,金钱跟不上时,自然趋于崩塌。

如所有故事一样,向下的情节曲线总会上扬。在剧集注水问题泛滥的当下,《余欢水》难得地只有12集。编导非常耐心地用第一集建立起余欢水这个人物,让他一点点沉入谷底,然后在第二集抛出了激励事件:余欢水患了癌症。中年危机叙事常见的桥段就是生命力的重新发现,比如《美国丽人》里女高中生点燃心火,《绝命毒师》里确诊癌症。人到中年的过程也是人不断被社会化、失去本真的过程,而疾病作为生命的最大威胁,同时也是对生命力的重新唤醒。余欢水的癌症暂时给了他反抗的力量: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

学者邵燕君曾提出网络文学是一种“异托邦”,是居于日常生活之外的另类空间,也是超脱现实的梦幻空间。从这种意义看,《余欢水》是双重梦境,它既是作为文本的异托邦,也是文本之内余欢水自己的幻想。它是余欢水的梦,也是消费《余欢水》的人们的梦。

前期建立的现实环境,被后期植入的“爽感”抽离了

习近平总书记22日来到西安交通大学考察调研。

据报道,近几个月以来,上述地区的许多商店屡屡遭遇抢劫,在距离Rambla Prim几米远,有一家房地产中介,最近就被歹徒盯上,两周前被人破门而入,因为店内没放什么贵重物品,所以歹徒并没有拿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与去年同期相比,2019年年初A股主要估值快速反弹,加上债牛持续,各类型基金净值普遍上涨,但基金净值增长幅度有限,仅有10只基金回报率超30%,最高回报率仅为35.67%。

1959年拍摄的西迁后的交通大学校园一景(资料照片)

至1956年9月,包括815名教职工、3900余名学生在内的6000多名交大人汇聚西安,开启一段艰苦奋斗的峥嵘岁月。

从最终展现出的结果来看,该剧只是部分实现了创作者的野心。剧中对于现实的描摹是现实主义的,但是对于问题的解决却是伪现实主义的;人物具备了典型性,但人物对命运的逆袭却没有现实的普遍性,而是随着“爽感”的植入呈现出颇具网文特征的幻想性。尽管如此,在荧屏精英扎堆的当下,《余欢水》的出现是可贵的,无论是优点还是不足,对于今天的国产剧如何塑造鲜活的小人物都有积极意义。

在黄欣看来,对半导体产业长期投资的逻辑观点没有改变:“目前中国消费了全球接近一半的半导体,但是国产自给率非常低,未来进口替代的空间巨大,国家也正大力扶持半导体产业。半导体行业的工艺特性,在生产上受疫情影响较小,同时,疫情催生了许多新的需求如在线会议、在线课堂等,相关企业需要扩容云计算能力以及存储、客户需要增加更多的终端设备,这些都增加了半导体芯片的需求。”

这是该剧让人不那么满意的地方:现实主义的典型性中应该包含普遍性,然而在这里,当大量典型性元素被堆积在一起时,也就失去了普遍性。

“现实主义”一向是国产剧主张的价值导向,但是,荧屏上不少作品多流于浮华、隔膜的“现实题材”,少有真正切入时代生活肌理的作品。刚刚收官的《我是余欢水》(以下简称《余欢水》)是一部特别的作品,它试图以荒诞的故事包裹深刻的现实精神,不仅要让观众感叹“从余欢水身上看到了自己”,更力图展现一幅微缩的社会截面。

正是在逆袭叙事之下,《余欢水》在现实题材叙事中植入了网文的“爽感”。网络文学中的爽文一直饱受争议,爽的核心就在于它为用户提供大量的快感,却不提供相应的意义,它指向漂浮的白日梦,抽空了现实的所指。《余欢水》改编自网文IP,有着难以磨灭的网文底色,故事中,爽感的产生在于余欢水糟糕的初始状态,现实越是痛苦,逆袭才越是痛快,痛感有多强烈,爽感就有多强烈。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现实主义与网络创作找到了勾连的结点。不过,《余欢水》对爽感的建构是保持克制的。余欢水的性格没有完全脱离初始的设定,他虽然提升了社会地位,但还是没有跨越自身的阶层。也因为12集的体量,情节没有拖泥带水,冲突得以集中爆发。

上世纪60年代初拍摄的西安交通大学校门(资料照片)

今天,习近平总书记又专程到西安交大考察调研,蕴藏着让西迁精神在新时代焕发新光芒的深意。

当大量典型性元素被堆积在一起时,也就失去了普遍性

今年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在脱贫攻坚战场,大力弘扬西迁精神,将激发更多人为西部发展、国家建设,为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奉献更多智慧和力量。

出生于1980年的余欢水,代表着第一批走向中年的80后。剧中第一场戏,29岁的余欢水骑着摩托超速行驶,似乎象征着他事业的上升期,相信能力至上。狂飙的快车遇到车祸,生活就像是撞向他的那辆大货车,余欢水从此一蹶不振。不仅如此,车祸后的创伤应激反应还让他成了一个撒谎精,他不愿面对自己害死朋友的事实,不愿面对生活,只能自欺与欺人。与其说是“说谎”,不如说是“造梦”,为自己编织一个个梦境,让生活看起来没那么糟糕。

1955年,党中央、国务院从国家战略布局和西部工业发展需要出发,作出了交通大学内迁西安的决定。

导演曾经说:“这是一个从现实主义到浪漫主义,一个从一极到另一极的故事。”一极是极度现实,一极是极度荒诞。文本建立起真实可信的人物与现实环境,而开始逆袭后就脱离了这个现实。逆袭套路常和网文中常见的“金手指”模式相伴,毕竟,主人公从一无所长逆转到人生赢家,逻辑上总难免有不自洽,主人公的转变从何而来?《余欢水》中虽然有人物性格变化、能力提升作为解释,但“丢失的U盘”才是作者开的金手指,让他抓住上司的把柄,是一切逆袭的起点。

俯瞰西安交通大学校园(邢鹏 摄)

除此之外,余欢水的一系列社会关系也同样典型:公司上层狼狈为奸;邻里之间关系恶劣;临终关怀组织以公益为旗号,觊觎临终者遗产。整部剧中几乎没有正面人物,所有人都有阴暗面——临终关怀志愿者栾冰然似乎是纯良的,但也有人物内在的暧昧,比如一上来就关注余欢水的装修价格。

在“胸怀大局、无私奉献、弘扬传统、艰苦创业”的西迁精神指引下,交大人始终秉承爱党、爱国、爱人民的高尚情怀,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

(付李琢 作者为艺术学博士、中国传媒大学青年教师)

国联安中证全指半导体ETF基金经理黄欣介绍称,国联安半导体ETF及其联接基金跟踪的是中证全指半导体产品与设备指数,目前该指数共包含32只成分股,成分股主要集中在产品设备行业,权重最高的个股是汇顶科技。

当时的西安,发展水平与上海差距较大。学校建在田野之中,马路不平、电灯不亮,晴天扬灰路,雨天水和泥,夏无大树遮阳,冬无暖气御寒。

许多观众都表达出《余欢水》带给他们的同感与痛感。《余欢水》的网站推荐页上写着:“软怂社畜的逆袭人生”,这大概是对故事最引人眼球的总结。余欢水是一个中年男人,一个被生活打败的中年男人。在家中,他没有地位,老婆瞧不起他,动不动就呵斥;在公司,他是同事的笑柄,上司训他从来不留情面。余欢水是孤独而痛苦的,如剧中自述:“我难受的时候,睡不着的时候,只有黑暗会同情我;走路的时候摔倒了,只有马路会同情我;我死了以后,只有坟墓会同情我。没有人会真的同情我。”与此同时,余欢水的“软怂”也让他与观众拉开距离,让观众在共鸣的同时找到一块“舒适区”:至少我不像他一样窝囊。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在106只年内绩优基金的重仓股中,有65只基金提前“押中”兆易创新, 25只基金重仓持有了韦尔股份,23只基金重仓持有了长电科技,22只基金重仓持有了北方华创,21只基金重仓持有了汇顶科技。上述5只半导体板块个股,在今年以来的涨幅分别高达197.11%、76.62%、11.9%、80.3%、165.39%。

继承和发扬西迁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新时代作出新的贡献,是当代青年的共同责任。

单只基金业绩上,被动指数型基金霸屏。国联安中证全指半导体ETF在今年以来回报率高达58.96%,暂居所有基金榜首之位,紧随其后的是国泰CES半导体ETF,该基金在今年以来的回报率也已超过50%。

主动管理型基金中,也不乏提前“命中”半导体行业的绩优基金,以银河创新成长为例,该基金同样准确踩中TMT领域,通过投资5G、消费电子、半导体、云计算等板块,在今年以来取得了较高的净值增长,年内回报率高达52.46%。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总书记来到西安交大,也是为莘莘学子指明奋斗方向。

监制:车玉明、张晓松、鞠鹏

这也是该剧后半部分饱受争议的一点:虽然故事的主题是积极面对生活,但余欢水的逆袭更多建立在巧合之上。

“为西部发展、国家建设奉献智慧和力量”,这是西迁人永恒不变的精神底色,也是西迁精神的新时代内涵。

同是表现市民生活的作品,二十年前的《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和《余欢水》产生了颇有意味的对照:无论是生活处境还是人物性格,张大民和余欢水有很多共性之处,不同的是,张大民坚持下去靠的是一种朴素的生命哲学,而余欢水靠的则是沉醉于虚拟空间的逆袭之梦。

西安交通大学举行2018年毕业典礼(新华社记者刘潇 摄)

西迁精神指的是什么呢?

剧终一幕是余欢水的独白,他直视镜头,跳出故事外,开始对真实性产生质疑,是否一切都是他的幻想?不禁让观众也开始怀疑:余欢水真的逆袭了吗?也许一切都是余欢水做的一个梦,或者是他为自己编织的一个谎言。剧情发展似乎佐证了这一点,从一开始的日常生活,到最后的警匪悬疑风,越来越魔幻、荒诞,越发像一个梦境。

作为科技股的“核心成员”,半导体板块这匹“黑马”在今年走出了喜人成绩。在“聪明钱”早早揣入囊中后,后续半导体的投资机会又在哪里呢?

2020年的前55天,106只基金涨幅超30%,到底持仓中暗藏哪些秘籍?《证券日报》记者梳理106只基金在2019年四季度重仓股名单后发现,半导体板块绩优个股已早早被公募基金重仓持有。兆易创新、韦尔股份、长电科技、北方华创、汇顶科技、圣邦股份、通富微电等个股被上述众多基金提前“押中”。

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指出,当前,最突出的任务是帮助中西部地区降低疫情对脱贫攻坚的影响,在劳务协作上帮、在消费扶贫上帮。长远看,东西部扶贫协作要立足国家区域发展总体战略,深化区域合作,推进东部产业向西部梯度转移,实现产业互补、人员互动、技术互学、观念互通、作风互鉴,共同发展。

西安交通大学“西迁人”爱国奋斗先进群体(新华社发)

收到信后,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希望西安交通大学师生传承好西迁精神,为西部发展、国家建设奉献智慧和力量。”在2018年新年贺词中,总书记还特意提起收到西安交大西迁老教授来信的事。

于是余欢水开启了“逆袭”。逆袭是网络文学的代表叙事,主人公从一个糟糕的境地,通过种种方式获得提升,“走上人生巅峰”。逆袭叙事早已被观众接纳并认同,观众第一集就等着余欢水的逆袭。随着剧情发展,余欢水不再忍气吞声,甚至变得有勇有谋,那些欺负羞辱他的人被他击败,他也获得了久违的尊重与社会地位。

60余年后的今天,在西迁精神激励下,广大青年弘扬胸怀大局、心有大我的爱国精神,艰苦创业、玉汝于成的奋斗精神,扎根实际、勇攀高峰的创新精神,公而忘私、埋头深耕的奉献精神,奋斗在新时代的广阔天地,必将书写新的青春华章。

为了加深现实在剧中的冷峻与痛感,《余欢水》采用了最不适合却也最适合的表现方式:喜剧。笑固然是电视剧娱乐化的表征,但其中也蕴含着复杂的意蕴。对于剧中人来说,当现实无可逃避,笑是最后的堡垒。余欢水符合喜剧人物的根本属性——比现实中的我们更低,所以我们情不自禁会嘲笑他。但他又在某些方面让我们认同,所以嘲笑也变成了苦笑。该剧常利用反差营造喜剧效果,比如,梁安妮使美人计勾引余欢水,她(和观众)本以为余欢水会严词拒绝,但镜头一转余欢水已经自己脱下了衣服。

交通大学始称南洋公学,1896年由盛宣怀等创办于上海,为近代中国高等教育之发轫。1921年定名交通大学。

十年之后,39岁的余欢水与中年危机正面遭遇,前方没有出路,身后没有退路,既没有挑战的能力,也没有放弃的勇气。“中年危机”是叙事作品的常见主题,生理机能的老化、工作能力的退化以及社会地位的下降是中年人面临的难题。而余欢水的危机和软怂全部来源于一点:没钱。而这一点是围绕车来展开的,车成为剧中饶有意味的一个符号。因为没有车,余欢水送孩子导致上班迟到被老板骂,接孩子迟到导致孩子淋雨被老婆骂,老婆也出轨在别人车上;之后余欢水向朋友要账买车被耍,成为引爆婚姻危机的导火索。

2017年,西安交通大学15位老教授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了一封信,讲述他们上世纪50年代,响应党和国家建设大西北的号召,从黄浦江畔来到渭水之滨,扎根黄土地,开启建设西部科技高地和一流大学的故事。

面对困难与挑战,交大人没有退缩。他们披荆斩棘,向科学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