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钟的艺术

古钟的艺术(文物有话说)

古钟铸造既是金与火的技术,也是形与声的艺术。一口造型精美、声音纯净的古钟实际上融合了古代材料学、化学、物理学、声学、美学等多学科成果。

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佛教的传播与道教的兴起,圆筒形梵钟开始广泛出现。

中国古代乐钟发轫于夏代,成型于殷商,兴盛于西周至春秋战国时期。先秦乐钟除具有乐器的一般功能外,更是当时礼乐制度的重要载体。乐钟具有了乐器和礼器的双重功能,根据器形可分为甬钟、钮钟、镈钟三类。西周时期形成了严格的乐钟使用制度。

2019年4月,美股上市公司聚美优品公布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聚美优品投资的新业务表现喜人,其中包含街电在内的新业务总营收接近10亿元,且街电已实现盈利。

聚美优品买方团用行动了收购决心,有序推进着私有化的同时,20美元收购价也保持不变,让更多股东看到了诚意。此时的资本市场上,避险情绪越发强烈,两者稍作结合,多数股东便更容易接受收购要约。

疫情波及到资本市场,3月第一周,美股连续多次熔断,就连巴菲特也高呼“活了89年,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与此同时,大多数中概股也没能逃过下跌命运。数据显示,1月23日到3月19日,互联网行业的中概股市值,累计下跌了24%。资本市场的变数,无疑对聚美优品的私有化造成冲击。

秦统一中国,盛极一时的商周青铜文化逐渐走向衰落,随着先秦礼乐制度淡出历史舞台,青铜乐钟也逐渐归于沉寂。先秦礼乐文化的精神内核虽世代传承,乐钟的身影仍见于庙堂之上及大型国家祀典之中,但已经失去了它原有的功用。

梵钟体量大小不一,造型各异,既有端庄厚重、体量硕大、声音浑厚的,也有小巧玲珑、体轻型小、声音悠扬的,但是它们都是用来烘托庄严与神圣的氛围。其流传用途之广,范铸之精,传世之多,成为今天我们所见古钟类文物的主流,具有鲜明的时代与地域特色。大钟寺古钟博物馆藏品中享誉海内外的明永乐大钟便是其中代表。

但这种无奈并没有得到所有股东的理解。私有化公布后的几天里,部分觉得聚美股价不合理的质疑声音不断发酵。对此,聚美优品始终沉默以对。当时来看,这次私有化仿佛再次陷入双方博弈的泥潭,最终结果难料。

大钟寺古钟博物馆,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收藏、展览、研究中国古代钟铃类文物的专题性博物馆。收藏以明清时期的青铜古钟为主,同时也收藏有宋元明清时期的铁钟和近现代的青铜钟以及少量的外国钟铃,共五百余件套。

有媒体报道,此前因为聚美优品股价过低,有投资机构拒绝给旗下街电更高的估值。与之相对应的是,另一共享充电宝企业在2019年12月底获得5亿元融资。对聚美优品来说,上市公司地位带来的正面价值越发降低,而竞争对手的追赶脚步则越来越近。在这种情况下,呼吁私有化的声音再度出现,通过私有化换取更大自主权,或是聚美优品的无奈之选。

从1月中旬聚美优品收到私有化要约时的质疑,到新冠疫情冲击全球经济、美股十天内多次熔断时的猜测,期间没变的,是聚美优品推进私有化的决心以及20美元的要约收购价格。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加剧的当下,这个价格最终得到了大多数股东的支持。

(薛俭为大钟寺古钟博物馆馆长,罗飞为大钟寺古钟博物馆副研究馆员,本报记者施芳整理。)

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加剧的当下,20美元回购价格,无疑为股东提供了一个较为安全的退出途径。正因如此,此后的收购进度明显加快。截止4月8日24时,聚美优品买方团已持有上市公司约96%的投票权,有接近三分之二的流通股选择了要约收购。

2月25日,聚美优品宣布,该公司已接受以公司创始人陈欧为首的买方团提出的私有化方案。根据协议,买方团将立即开始要约收购聚美优品所有非买方团拥有的已发行A类普通股。随后,聚美优品股价逆势大涨26.18%,当日收盘报价19.52美元/股。

消息公布后,引起了部分小股东的不满,在他们看来,要约收购价过低,部分中小股东甚至致信美国证监会,认为聚美优品应该值更高的价格,街电等多元化业务价值被低估。

这些股东心情可以理解。但对聚美优品来说,多元化业务的发展并未对聚美优品股价起到提振作用,反而被质疑不务正业。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18日,聚美优品月换手率稳定在3.25%左右。长期低价、低换手率的状态,意味着上市公司已经无法在资本市场上持续融资,也制约着聚美的长期发展。

以1月23日武汉“封城”为节点,新冠疫情先后在国内外蔓延。

梵钟的形制总体呈圆筒状,横截面为正圆形,与先秦乐钟的“合瓦形”造型有明显区别。梵钟自出现伊始,便以长江流域为界存在着显著的南北差异,其中北方钟底口为波形口,南方钟则为平口。

古钟作为传统文化的载体之一,蕴含着丰富的政治、音乐、军事、文学、民俗以及金属冶炼铸造技术等方面的历史信息,在中国古代物质文化史中占有重要地位。

在不确定性增加之时,股东和买方团坚持聚美优品私有化的选择,让不确定变得确定。如今,上市六年的聚美优品正式告别美股市场,下一步该如何走,值得期待。

“厚道”价格加速推动

庭审中,被告人杨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和证据均无异议,对自己的鲁莽行为懊悔不已。宣判后,杨某某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中国古钟经历了从合瓦形的乐钟到圆筒形的梵钟前后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因此形成了两大古钟体系(如图表)。

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破了僵局。

据媒体报道,陈欧及其买方团需要约1.35亿美元,才能完成收购。外界开始发问:在现金为王的当下,付出这么大笔资金是否合适?买方团会否再次撤回私有化,等股价下跌,再抄底?

尽管如此,在过去一年里,聚美优品股价仍长期承压。今年1月12日,聚美优品宣布收到私有化要约:买方团拟以每ADS(美国存托凭证)20美元的价格收购公司所有公开发行、非陈欧及其买方团所持有的普通股。收购完成后,聚美优品将从纽交所退市。

梵钟的名称虽有“梵”字,但并不是随佛教传入中国,而是由古印度的“犍稚”(即敲击的木板)与中国的古钟文化结合而成。

法院认为,被告人杨某某以暴力方式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公务,已构成妨害公务罪。鉴于被告人在归案后能如实供述事实,且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罚,遂当庭作出上述判决。

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先秦乐钟的古钟类型。自此,中国古钟的形制、声韵等都因其应用范围的拓展和使用功能的变化而发生了相应变化。这种新的古钟类型包括佛寺宫观使用的“佛道用钟”,还包括城市钟楼报时的“更钟”,以及朝堂禁宫安置的“朝钟”等。这些钟虽然用途迥异,但形制没有明显差别,自魏晋南北朝时期出现后,一直沿用至近代,学术界将这一新的古钟类型泛称为“梵钟”。

当舆论都在猜测,聚美优品可能像上次一样撤回私有化,谋求更低收购价格的时候,私有化挺向终局。疫情阴霾仍未散去,私有化后的聚美优品,可以不再受股价波动影响,专心业务发展;而退出后的股东,在资本寒冬也拿回了现金。回望整个私有化进程,相信不管是投资者、聚美优品、还是整个资本市场,都会有恍如隔世之感。